注册|登录|帮助|客服电话:400-821-0588
首页>资讯中心>曹松涛:Exodus*出埃及记*三十而立

曹松涛:Exodus*出埃及记*三十而立

来源:东吴基金    时间:2017-12-26 09:55:48

目录

1 引言

2 投资的Exodus

3 精神世界的Exodus

 

1 引言

Exodus,原意“逃离”。但更多的是指旧约或者Torah里的著名篇章,Exodus、《出埃及记》。这个是先知摩西带领犹太人逃离埃及以及法老镇压的故事;涉及一个民族的成立、一个信仰的建立的过程。非常著名。

中国人有类似的说法:三十而立;我以前很难理解这句话。后来,我明白,三十而立,更多地是一个心理状态,是一个心智成熟的状态。是一个人精神逐渐自主,逐渐建立的状态,是脱离各种偶像的状态,是摆脱各种意识形态上束缚的状态,也是摆脱各种理念,各种概念束缚的状态,是心智自由,接近真“是”的状态。是直面现象的状态,是生活在真实世界里,而不是生活在各种理论和概念里的状态。

这个过程的彼岸即“般若”。这个过程即Exodus,即出埃及记,即逃离,追求真实世界的过程。也是中国士人传统意义上的三十而立的过程。

2 投资的Exodus

我读博士的第一节课,不是在教室上的,当时,老师给我说,最重要的,是禁止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投资也一样。这个话大有深意。

不过,只有在今年,我才能够真正的做到。

我们这个世界的投资偶像太多了!巴菲特,彼得林奇,索罗斯,国内的,我自己可以列举出更多。

今年,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崇拜者的身影。

都说价值投资好,可是,什么是价值,什么是价值投资,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投资龙头就是价值投资?那NOKIA怎么倒下的?!今年以来流行的价值投资让我看到了更多偶像崇拜的影子。

麦肯锡公司的《价值:公司金融的四个基石》一书中指出,价值,是投资收益超过资本成本且通过收入成长带来的,并且要持续不断地创造现金流,否则不是价值创造过程,我觉得这个是说出了所有投资的道理。不仅仅是价值投资。

价值并不是买便宜货,也不是买龙头企业。价值投资是要认真地分析公司的价值增加过程,能够以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当然好,不能够,也并不意味着不是,只有好未来的成长速度足够高,而且足够重要。

3精神世界的Exodus

以简单的标准买便宜货,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有足够的学术研究表明,可以连续让你亏损多年,比如,中国是7年。价值投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这里面涉及更多的是判断力。有一个比较容易讲清楚的标准是,久经考验的公司更容易抵抗风雨和周期的杀伤力,在低谷时买入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到底能不能抗得住风雨和周期的杀伤力,天知道,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巴菲特喜欢买傻子都能够管好的公司,意味着管理层不是最重要的价值决定因素,更容易抗风雨而已。

上面是我想破价值投资的“我执”。

但有免责声明:我是价值投资的信奉者,只是我定义的价值可能与你了解的不同。

但是,我们还是要直面现象,如果你想成为偶像,或者,不说偶像,想做出点成就,就得面对现实!

有哪些现实,股票里的现实是,这个世界是有泡沫的!泡沫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但泡沫有一个作用,就是要告诉你要关注长期价值创造。长跑。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要长跑。但人总要有梦想,要超越吧。

泡沫有一个著名的学术界定,操作性的,就是股价的波动性要远远大于基本面的波动性。这个困扰了席勒好多年,也让他拿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为何波动性这么大?这个是现实世界。能否利用?这个是现实问题。

努力理解这个世界,并试图超越;我知道,在真实世界里有人做到了;在学术世界里,有人认真研究,比如张五常在UCLA时代的同事兼好友,Earl Thompson写了一篇论文,Predicting bubble,非常严肃认真,而我常读。

如果你想都不想,那还是算了吧。

最重要的是这节。

精神世界的Exodus,最核心的是要在各种“偏见”之间保持良好的判断力。我本来想说:无偏,但做到太难,还是保持良好的判断力吧。这更有经济学味道,因为这个是权衡的后果,经济学很多时候就是研究Tradeoff权衡优化的,在各种约束下,新古典经济学研究的约束,多是成本约束。行为经济学,增加了很多新的约束,比如心理约束、行为约束,等等;还是约束条件下的优化行为;当我们考虑是局部优化还是全局优化的时候,就涉及到了演化经济学。

各种“偏见”,比如价值投资,成长股投资,都是大脑为了节约资源而做出的定型式框架。这个可以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比较重要的地方上,从而更节省资源。不然,人必承受不了那么多的信息而趋于崩溃。一个脑科学研究案例是有一个非洲人,能够记住短时间内的所有时间的细节,但他活得太累了,以至于没有重要性判断和长期的判断,所以没有长期的记忆力。我们的大脑是天生的资源配置优化机器,通过各种认识“定式”来节约时间和资源,但也有代价,随着时间的演进,

 

 

过去的就“定式”可能是错误的,需要更新。

所以,独立思考,是重要的,要向目前的大众偶像学习,但更重要的是要独立思考。这个几乎是正确的废话。

我不仅仅想说这些。我更想说的是,要学会独立思考,而且要学会“沉思”,并且要时时从日常生活中,从烦扰的尘世中,退出来,进行沉思。深度思考,这个更重要。“不思”,按阿伦特的说法,是众恶之源,是让赫希曼这样的一个普通人做了大屠杀的刽子手这样一个悲剧的根本原因。

这个需要我们对世界的变化保持敏感性(也许是好奇心)。敏感性并不易得。因为我们的大脑可能太劳累,太保守,从而采取定式行为。直接判断或者忽视某些东西。

这个需要我们能够有开放的心态。人格心理学一个重要的结论是,人格有两个维度(我们不考虑大五模型),分别称为人格的维度和维度,分别代表人格的稳健性可靠性和开放性敏感性。看,这也是一个权衡。开放的心态,这个需要我们身心一致,才不至于过度虚伪(过于表演)或者过于敏感而趋于崩溃。

好了,我们快要走进黑暗大陆了。我上面啰嗦了那么多,也是铺垫。

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只有一个人或者部分人能够给独立思考会怎么样?这个社会的群体是怎么思考的?群体思考,这个社会的重要现象的真实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是,我们的理论可以假设,但约束条件一定要真,我想知道,真实的约束条件是什么?

有两个思想实验,或者理论极端。

第一个,真理总在少数人手里。这个话可不是毛泽东说的,是柏拉图说的。

第二个,给定若干条件,所有人思考的结果会逼近真理。一个重要的条件是独立性。

真实世界的约束条件是什么样的?我的猜测是,有部分人是独立思考的,但可能没有啥用,可能异常重要。这个结论让我很悲哀。还有部分人是不思考的。这个社会是网络状的,或者有Granular性(见Xavier Gabaix研究),从而有所谓的information cascades(信息流)。

有比较简单的结论,就是不能够只允许一个人独立思考。少数人独立思考,可能思考的结果没啥用,被时代的潮流给淹没了。很多古代文明也解体了。并不奇怪。

如果有少数人独立思考,在现代社会会怎么样?会呈现出思考结果(思想)的稳健性Robust吗?也就是说会有多次的表达,从而引起社会的具有重要性的人物(不一定是精英)的重视并采取行动吗? 我的猜测是,可能是。在现代社会里,意识,是最终的约束!这个又让我乐观。在投资领域里,简单讲,就是真正的价值迟早会被发现,比如万科被姚老板举牌,但我真的羞于举这个例子。

更可能的是,有多数人不思。

这里有竞争。

我想举一个例子,最近北大国发院的院长姚洋有一篇重要论文,《人性的差异性与儒家政治结构》,我感觉核心的看法是他认为中国的政治结构要能够兼容中国人传统的心理结构,多数民众的深层心理结构是传统行为模式,加上不思,所以威权政治可能是传统政治的必然。深刻,但我并不一定认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深层心理结构,可能并不相同,从而诉求可能并不相同。折射的政治结构(实质是加总的权利诉求,所谓“公意”;研究如何加总,那是天才的任务)可能并不相同。

比较好玩的例子,更多地体现在企业界。比较容易的应用,是投资研究。这个也给投资研究做了更多的案例材料。

我的一个猜测是,不同企业模式对应的不同心理结构。比如平安、恒大、多数国企,我猜测是一种心理结构,而作为对比,腾讯以及很多硅谷公司(我们要深刻记住,硅谷是反美国主流文化的集中地)。员工可能一开始并不是主动选择这个心理结构(所谓企业文化)的公司,可能是被薪酬或其它事项约束,但主动留下来的一定是选择认同这个企业的心理结构。

任何国家的竞争一定是公共政策的竞争,而任何企业的竞争其实也是企业文化的竞争,我们很难推测谁一定更强。很难说谁更适应这个社会和未来的社会。但有的比较好推测,很多悲剧发生在人和企业文化的错配上。也有很多更的案例可以研究,比如碧桂园的脱胎换骨,也比如中国高铁体系,

可参考吕铁和张俊最近对中国高铁技术演进的精彩分析。

我还想进一步讲两个案例。

一个是香港市场。我的一个好朋友说,香港市场是典型的没有骨子的市场,这个是说的心理。很典型,如果美国今天大跌,明天香港很可能也大跌。其实多数时候是心理影响。要挺立自主,这话要对香港市场说。

另外一个案例是Trump的税改。多数经济学家不同意,认为会带来赤字;或者,更有甚者,认为大税改,大铸币税。这次可能真的不一样,真的有可能是自里根以来最成功的税改,这个也可能是美国股市在未来继续走牛的核心原因:因为川普反映了美国普通人对官僚制深刻的反感,税改在一定程度上大大打碎了美国的官僚习气,更真实,从而激活美国经济更长时间,说不定有可能带动全球的反官僚习气,从而(通过税改竞争)带动全球经济的活力。

讲的太多太嗦了,到此为止。

诚聘英才|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风险声明|隐私条款|风险提示函|基金业务规则|反洗钱|投资者教育园地|投资者权益|从业人员资质

版权所有:东吴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Soochow Asset Manage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客服电话:400-821-0588 客服邮箱:services@scfund.com.cn 投诉、反商业贿赂举报电话:021-50509888转投诉专线 邮箱:tousu@scfund.com.cn

公司声明:本网站所有资讯与说明文字仅供参考,如有与本公司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不符,以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为准。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