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帮助|客服电话:400-821-0588
首页>资讯中心>易纲:人民币汇率预期越来越稳

易纲:人民币汇率预期越来越稳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9-03-11 09:07:18

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要兼顾内外平衡,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

存款准备金率将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第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空间比前几年小多了。

昨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社融、货币政策、汇率等问题成为当天记者会的焦点。

展望2019年,易纲表示,内外部的环境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中美经贸谈判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美联储加息预期明显弱化,明确金融监管和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政策稳定了市场预期。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

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这个表述与去年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四个字,这是否意味着今年的货币政策将会偏向宽松?

对于这个问题,易纲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政策取向,我们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和以前比较,这次我们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松紧适度的概念。另外,我们在结构上要更加优化,也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最后,这个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所以在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当然要以国内的经济形势为主来考虑,但同时也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

易纲提醒,在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一定要把货币信贷的数据拉长一些看,这样就可以比较全面地判断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内涵。

降准空间还在 但大幅减少

针对经济金融运行出现的趋势性变化,央行共实施5次降准,总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3.5个百分点。市场普遍预计,今年还将有3~4次的降准空间。

关于存款准备金率的问题,易纲表示,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即大型银行为第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

从国际比较而言,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居中等。在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以后,现在发达国家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比较低,但其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比较高。比如,美国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一共有12%的水平,欧洲也是12%,日本更高,超过20%,这就是他们总准备金率的水平。

易纲说,中国目前情况下,三档准备金率加权平均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是11%,银行清算用的超额准备金率只有1%左右。所以,我国银行的总准备金率在12%左右,实际上跟发达国家总的准备金率不相上下,这个比率要远低于日本的比率。易纲表示,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阶段,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合适的、必要的。

“所以,我们通过准备金率下调,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前几年已经小多了。”易纲说,在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同时还要考虑最优的资源配置,以及防范风险的问题。

人民币汇率预期越来越稳

在本次央行发布会上,汇率问题是媒体最为关心的话题,涉及中美贸易谈判关于汇率的内容、稳汇率与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协调、对今年汇率走势的看法等多个方面。

就外界关心的中美贸易谈判中的汇率内容,易纲透露,中美在刚刚结束的第七轮贸易磋商谈判过程中,就汇率问题进行了讨论,具体内容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第一,如何尊重对方的货币当局在决定货币政策时的自主权。第二,双方应坚持市场决定汇率制度这样一个原则。第三,双方应遵守历次G20峰会的承诺,比如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并就外汇市场保持密切沟通。第四,双方都应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透明度标准来承诺披露数据等这些重要问题。

“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易纲称,“我们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利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进行贸易摩擦工具的考虑。”

央行多次强调,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但市场也疑问,稳汇率的同时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对此,易纲表示,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我国汇率是朝着市场方向发展。

“至于要维持汇率稳定是否会影响货币政策,在过去这些年的实践中,我们都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易纲表示,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过程中,存在对整个经济变量发生影响的问题,需要处理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央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整个经济是有好处的。二是汇率稳定不代表汇率钉死不动,有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才能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对于下一步的汇率走势,易纲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预期越来越稳。他表示,经过这么多年市场机制的不断形成和完善,我国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弹性已越来越习惯,老百姓对这个弹性也很习惯,外汇市场的风险对冲工具也越来越多。在开放的过程中,外国投资者要投资中国市场,也要对投资的头寸进行套期保值。这些工具都越来越方便,交易量也越来越大,成本也相对变得比较适度。

“外汇市场建设和中国不断开放的总形势,会使得人民币汇率更加向市场决定的改革方向不断迈进。而且随着市场工具的增多和完善,人们的预期也越来越稳。”易纲说,比如看最近这一轮,人民币汇率从去年到今年现在已升值至6.7左右,这个过程中反映了市场越来越成熟,预期也越来越稳定。

诚聘英才|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风险声明|隐私条款|风险提示函|基金业务规则|反洗钱|投资者教育园地|投资者权益|销售人员资质| 债券人员公示

版权所有:东吴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Soochow Asset Manage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客服电话:400-821-0588 客服邮箱:services@scfund.com.cn 投诉、反商业贿赂举报电话:021-50509888转投诉专线 邮箱:tousu@scfund.com.cn

公司声明:本网站所有资讯与说明文字仅供参考,如有与本公司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不符,以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为准。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